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龟鳖养殖 > 文章

他是平成时代的中日友好使者,作品融合禅宗艺术与风景画

日期:2019-06-11

他是平成时代的中日友好使者,作品融合禅宗艺术与风景画

4月30日,是日本使用“平成”年号的最后一天,这个自1989年1月8日开始的时代,将以明仁天皇宣告退位而告终。

早在建交初期,中日双方就曾数度来往,然而,整个时代的中日关系,却并不如想象得那般稳定,在处理双边关系时,双方都耗费了不少心血。 在这段中日关系并不明朗的时间里,一位日本僧人画家,涩泽卿,却早已察觉到了和平的重要性,于平成年时,数次来中国举办了促进中日友好交流的艺术画展。

喜爱中国传统艺术的他,在画作中将中国画传统技法的泼墨法与日本的宕彩结合,呈现出佛教中宁静而远尘脱俗的境界。 日本画家涩泽卿画如诗,净中禅从绘出《十六罗汉图》的贯休,到近一点的以石涛与朱耷(八大山人)为代表的清四僧,禅师画家的身份,自我国古代便已有之,然而他们却并非正宗意义上的僧人,其身份多是由于政治、朝代变更的结果。

涩泽卿却是真正的僧人画家。 原本年仅二十八岁就了断欲念、遁入空门,已属不易,却还能创作出真正意义上,将修行道悟与绘画技巧结合在一起的作品,便更为罕有。

虽然作品中可见唐宋画风的影响,但与中国传统山水绘画创作讲究的“留白”不同,他的作品画面饱满,却不给人以充斥浮躁的味道,反而却能从画作中体会到一丝静谧与空灵悠远的气息。 涩泽卿作品《秋晚精彩》很多时候,他的作品看起来与随手一拍的风景相片没什么区别,但与真实的景观照不同的是,这些画,在笔触间透露着禅意。 在他关于寺庙的绘作中,有着如同诗意散文一般、形散而神不散的表现力,以寺堂神社等建筑为中心,向周围扩散,从高堂庙宇到寻常乡野,描绘出一个个让人神往的境界。

如同高僧传道时所用的经书,他的作品,则是将佛宗理念以绘画的形式传达给世界。

除了那些承唐旧制的僧寺,涩泽卿的画作对象不乏田间劳作的人民、以及纯粹的瀑布山水,但相较于那些单纯的风景作品来说,他的作品在色泽运用、线条描绘上,则更加多了一份素净的朦胧。

涩泽卿作品《珠塔耀眩》心若静,万物平风景画作为绘画作品的一大类别,别出心裁的题材并不少见,而较之涩泽卿的画作更加逼真的艺术作品,更绝非没有。 但,真正如他笔下风景那般动人心弦的,为何却少之又少?通常来说,十分写实的风格并不容易描绘出深刻的境界,但是,涩泽卿在作品中繁杂的表现手法,相较于摄影等艺术作品来说,更加需要达到大隐隐于市的心性。 与此同时,在绘制过程中,所领悟到的禅意,自然也会传达入作品之中,故而,他的每一幅画,都是禅宗艺术与风景画作的完美融合。 涩泽卿作品《落春花愁》之所以能在涩泽卿的作品中感受到共鸣与超脱,是因为,在他的画作中,所呈现出的日本庙宇中所有的东方特色,亦多留存着中国古代建筑的风格。

现存的中国庙宇建筑,却要么在过度开发中毁了原来的样子,要么在反复修缮中少了那抹庄严的静气,甚者毁于战乱,而传统的国画,亦在受到形形色色非正统艺术的胡乱冲击。

曾名极一时的注射器作画无论是抖音上拿扫把或吹风机作画的喧闹之众、还是顶着艺术家头衔用注射器写字的所谓大师,让人在嗟叹之余,偶然欣赏到这些细谨虔诚的画作,仿佛一下子回归到最初平和的心态。 这份共鸣,来自于华夏儿女沉淀在血脉深处的、共同的文化内涵。 以下为部分涩泽卿作品欣赏。

涩泽卿作品《嘉时探梅》涩泽卿作品《春喜黄昏》涩泽卿作品《春盛香云》涩泽卿作品《野趣黄云》涩泽卿作品《早晨水光》涩泽卿作品《丽瀑爽凉》涩泽卿作品《雅丽高秋》涩泽卿作品《湍波|耀》涩泽卿作品《浮浮清幽》涩泽卿作品《银花凄凉》涩泽卿作品《鞍马春待》作者:肖筱薇图片来源于网络责任编辑:李芳上一篇:下一篇:。

农业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农业养殖-www.370837.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