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龟鳖养殖 > 文章

女法官庭审过程中边抠脚丫子边判案

日期:2019-06-10

女法官庭审过程中边抠脚丫子边判案

  实名举报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褚铁莉在审理王贵斌诉本溪县国土局、本溪县政府撤销征地补偿决定的案件过程中,多次把脚拿到椅子上,边扣着脚丫子边审理案子(庭审监控可以作证)。

审理的案子更是任意而为之,毫无半点公正可言。 这样的法官让法律蒙羞,请问法庭的庄严何在?法律的公平何在?  案件的主要事实:  一、本溪县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做为集体土地的征收主体不合法:  从始至终,征收工作均由本溪县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实施,根据《土地法》的规定,农村集体土地的征收补偿主体为县级以上土地行政管理部门。 只有国土局才是法律授权的征收主管部门,其他任何机关均无权以自己的名义实施征收工作。

否则就是法律意义上的超越职权严重违法行为。

有征收过程中的协商笔录,委托评估书,以及由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下达的征收搬迁补偿决定书为证。   二、《地上附着物征收搬迁补偿决定书》的基础—房地产估价结果报告即本鸿房评字【2017】018号估价结果报告不具有法律效力:  1.评估书的委托评估授权造假问题:  ⑴我们从未申请过鸿鹄房地产估价公司对我养鸡场进行评估,2012年我们申请过本溪市华丰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对我养鸡场进行评估,我们也只签过这一个委托书的字,鸿鹄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评估委托书中委托人的签字是用华丰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委托书中的签字嫁接的,这份假委托书的签定时间是2015年,请相关部门对委托书原件的打印时间进行司法鉴定。   ⑵国有土地房屋征收办公室出具的选择评估单位的询问笔录中下面明明写的拒绝签字,而上面又出现了我们的签字,明显属于造假而成,且上下矛盾,怎可作为我们同意委托鸿鹄房地产估价公司对我养鸡场进行评估的证据?  ⑶评估报告第6页中也提到“2015年4月7日进入现场时被征收人未予配合”更证明我们根本就没有委托托鸿鹄房地产估价公司对我养鸡场进行评估。

  2.评估公司的资质超范围经营问题:  本溪鸿鹄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的资质及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中明确写明,只能对房地产价格评估和咨询,其无能力对养殖业进行评估,也无权对我养鸡场进行评估,属超范围经营,故所出具的估价报告无效。

  3.房地产估价师韩丽霞注册有效期过期问题:  另外估价报告的出具日期是2017年4月9日,鸿鹄房地产估价有限责任公司的评估报告中提供的评估师韩丽霞本人房地产估价师注册有效期至2017年2月24日,明显已过期。

延续注册日期是从2018年4月10日开始有效,评估师注册证书无效期内出具的评估报告无任何法律效力。   4.评估报告中漏洞百出,遗漏和错误太多,评估公司不能自圆其说。

  ⑴评估时点是2015年4月2日,评估报告出具时间是2017年4月9日,超过两年,故该评估结果无任何参考意义。

  ⑵评估报告第1页指出:“本估价报告房屋、构筑物及机器设备采用重置成本法”。 第13页又指出“本次估价对象有证房屋采用市场比较法,无证房屋、构筑物及机器设备采用重置成本法”。 评估报告中估价方法前后矛盾。   庭审现场评估师又说有照工业厂房实际是按照无照房重置成本计算,与评估报告13页中“本次估价对象有证房屋采用市场比较法,无证房屋、构筑物及机器设备采用重置成本法”。

又互相矛盾。   ⑶有房照独体二层楼采用市场比较法,对比的是普通住宅楼,独体楼的价格要远远高于普通住宅楼的价格,二者没有可比性,比较对象选择错误。   ⑷有房照的工业厂房按无照房的砌筑成本计算价格评估,明显计算方法不合理。 严重侵害了我们的合法权益。   ⑸1990年4月1日以前建成的无照一体房(二层楼20平、工业厂房42平)应按有照房计算。 依据:本政字【2011】12号第6页:对于1990年4月1日前建成的房屋,不影响交通和他人生活,均按有房照计算补偿政策。

评估报告均未按政策执行。

  ⑹挑阳台(平)应按住宅面积二分之一计算,评估报告未按政策执行,是否属于挑阳台应该请专家进行鉴定。

  ⑺评估报告中未包含停产停业损失一项。 因为停产停业损失应按每天利润损失乘以停业停业期限来计算,每天利润损失和停业停业期限都没确定。   2017年9月4日由于政府修路影响造成我们被迫卖鸡到现在已有一年多时间,应属于停产停业损失计算时间的一部分,有征收办出具的《建华养鸡场自行处理鸡的情况说明》为证。 另外我们重新置换土地、办理各种手续、建厂房、购置安装各种设备、、育雏,到发展成现有规模,至少还需要3年时间。   每天利润的计算有2017年9月1日征收办孙向东下乡调查结果录音为证:每1000只鸡,一天净利润200元。   ⑻两万只刚开始产蛋的鸡因政府修路被迫中途按淘汰鸡卖掉,造成的养鸡成本损失万元是与征收办之前协商的结果,里面未含有停产停业损失补偿,征收办后又授意评估公司在评估报告中后添加(含利润)三个字,故意混淆成为停产停业损失补偿。 中途卖鸡造成的成本损失和停产停业损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补偿项目,怎可混为一谈?  ⑼要求就近置换土地重新建厂,一二审法院都以没有地给为理由未予以支持。 剥夺了我们企业重新建厂生产的合法权利。   在诉状及庭审过程中我们把所有存在的问题都一一指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可是两审法院对我方的有力证据和合理诉求都装聋作哑,明显两级法院都受到政府的指使,枉法裁判。   我们对举报的内容真实性负责,请求上级纪委检察部门追究市、县两级法院法官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还法律以公平。

农业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农业养殖-www.370837.com All Rights Reserved.